我在花海中醒来
感受落日最后的光辉
就像你在我萌芽时出现
带给我无数滋润
我是一株油菜
在初春用年轻往外挣扎
你用柔软和细腻感染我周围的一切
每一次出现都伴着沙沙的音乐
没有新年的喜悦
我却总是将你和快乐连接
在我的心上烙下美丽的印记
我想献上我夏日的果实
你却早已不见了踪迹
我苦苦将你寻觅
长老都告诉我
你已经过去

我把能量收起
深深埋进地底
不在秋天发芽
也不在冬天放肆
只为等你
再次进浸润我的皮肤
将我唤醒







先知给了我一把钥匙
说能解开所有的心结
我如获至宝
将它放入保险箱中
在保险箱外加厚
又用混凝土浇灌
心想这样就没有人得到这个宝贝儿了

我安静地睡去
以为世界上不会再有像我这样幸福的人了
我从心里感激这一切
把一切都抛到脑后
漠视一切

一天
我旁若无人地睡在大街上
鄙视着天下人
可是被一阵恶臭惊醒
居然有人睡我旁边
我叫醒他
当我看着他的眼睛时
我看见他眼中映射出的肮脏的影子
还有他不可一世的态度

我崩溃了
他赢得了人生的胜利
原来我把心结当作了宝藏
钥匙成了负担
而他根本就没有保险箱
他把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世界

我默默走开
再转身
鞠躬
在自己埋藏钥匙的地方锤凿
将它们一层一层地剥开
原来闪闪发光的钥匙已经腐烂
失去了光辉
就像心结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没有了你我






你把所有的东西给了我
让我为你建造一个天堂
我感到羞愧
我不知道自己的天堂什么样
更何况你的

我惭愧地低下头
躲在破旧的老房子里忏悔

你走了
沿着自然小径
带着伤感
留下遗憾

我心痛不已
你给我建造的世界瞬间崩塌
泪水不经意挂上脸颊

原来我本生活在天堂

我将破旧的房屋拆开
重新修建在你经过的路上
用你给的材料
做了两把木椅
放在小屋的边上
请求鸟儿带来美丽的树种
就在家的门外

你寄信来说日子过得很好
找到了自己的天堂
我含泪看着你
坐在山脚下小屋外的木椅上

希望你也给我造一个天堂
邀请我坐在你身旁
空旷的木椅上







我是一只无拘无束的野物
生活在原始的世界里
我的世界没有规则
人类不曾了解如此形态
终于
在某天,人类与我相逢
他们友善的外表减少了我的防备
最后
我成为了人类的朋友
我们互相了解着
他们教我修剪自己锋利的指甲
洗净身上的污垢
教我语言和算数
我变得优雅了
甚至我都不能相信自己的变化
我快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模样

这天
终于来了
我在与人类讨论怎么分配果实时
他们理直气壮地要求分配最多的一份
甚至都没有咨询我的意见
我生气了
我要将他们奴役
甚至毁灭他们

… 可是,当我望向自己的双手
我失去了谋生的工具
他们用文明教化了我
他们用规则奴役了我
而他们用了无形的牢笼
即使是以前的我也没有力量对抗
何况如今的我
失去利爪和自由的灵魂

我要毁灭你
先毁灭你的制造者
即使不能消灭你
我也要成为你的主人




她嫁给了美好
抛弃了绝望

在半夜醒来
发现人生路上的一段惊喜
除了身体的变化什么也没留下

她挽起长发
告别幼稚的过去
不断刺激身体以保持愉悦

欢喜地拥抱城市
殁在冰冷的世界

我在森林里寻找她
脚掌的黄泥污染了她爱过的城市







她右手拿着手机
左手提起伴随自己二十一年的阴茎
站在云端
看着明天的新闻
洒下昨夜积累的宿尿


大好的晴天怎么下起雨来
夜班的疲惫被这突来的雨冲走
回去给下课归来的儿子准备午餐
美好的愿景给她再持续当前工作的勇气
再来十年也无畏

老师跪在她的面前
奉上新烤的面包
今天她还没睡醒

昨夜女友的折腾让她筋疲力尽
那群下贱的老师在教室还没变暖就要给面包
更是让她烦躁不已
她把脸上邪恶的微笑收起
换上了温和的严肃
俯视着卑微的老师
想着应该给他们的无用功划上一个句号

她因儿子优异的表现被请到学校作代表
并传授优秀的育儿经
兴奋不已
儿子二十一已经有了如此成绩
她感觉脸上因熬夜深陷的皱纹有了回报
年轻已经离她如此遥远
她幸福地微笑着

大会那天
她穿上新买的衣服
整齐的褶皱像是对脸上凹陷的补充
她一直抓着肥大的裤腿
瘦弱的脚似乎在风中摇曳
最后她和儿子坐在了主席台上
校长爬着送来了话筒
并做了演讲
然后隆重地介绍了她






我站在荒芜的山头
隔断于世界的联系
以为这样
就可以无忧无虑

开始
我得到了解脱
生活就这样一天一天地重复着

但是有一天
回忆找上了我
叫我为过去写一首诗
我想让他尽快离去
于是快速找来一枝笔

可是
当我正准备下笔时
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回忆失望地离开
没有一句语言

我很是高兴
他走了
因为我可以过开始的生活
但是想起回忆的要求时
不自觉地感到不解和悲哀

我能为过去做些什么
然后告诉回忆

但最后什么也做不了
反而浪费了时间

我开始困惑
我成了什么
应该怎么定义自己

有人把自己困在金钱里
成了富翁
有人把自己困在思考里
成了思想家
有人把自己困在数字里
成了数学家
有人把自己困在爱情里
成就自己的浪漫
我被困在哪里

他们无疑花去了自己大量的时间
最终这些时间片段组成了他们
并给他们人生下了定义
我愿意为什么付出时间
那么什么就定义了我
我爱什么
就是我愿意为其花多少时间
而对方不一定知道
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那些东西就是我要写的诗篇

我把爱定义为时间的付出
因为这样的筹码更加贵重
我把时间定义为思考的图景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自己专属的笔画
每一个你都充满魅力







我曾写下一封信
请求你的原谅
我将它投入大风中
期待缘分证明那是天意
但是我从没听到回音

我想或许是天堂的规矩太严
让你没有机会获得我的信件
又或许是邮递员找不到我脑海中的你
我不愿相信沉默是你给我的回答
因为我知道你应该有怎样的反应

我在屋外的石头上坐下
想象着多年前你也是以这种姿态对话过去
我把我想说的用眼睛写成一个个文字
寄给多年前坐在我这个位置的你
可是你不识字
我忽然领悟你不回信的原因
我轻声将写下的文字说出来
用你熟悉的方言
害怕惊动同样坐在你旁边的同伴
可是
却少了我表达的感情
我知道
教育让你我产生了隔阂
我将他们一个一个擦掉
开始用小时你讲经历和故事的语气
告诉你我的经历
用你熟悉的方言
渐渐
眼泪静静划过脸颊

这次
我想你会有回答
在看到我的虔诚和认真后
可是
仍然没有回应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得到回音
失去了追寻的勇气
和重新来过的力量
我把自己流放到人来人往的沙漠中
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消失在地平线
自己却因没有力气困在了原地
像木桩
更像空气
没人需要依靠
也没谁能发现
只有自然有序地运行着
太阳每天都炙烤我的头顶
让我年纪轻轻就禿了头
严寒又在午夜侵蚀我的身体
让我本已瘦骨嶙峋的身体更添一层风霜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的生命已经快到尽头了
终于可以当面跟你忏悔
我兴奋地期待着







欲似起伏不定汹涌澎湃的海浪
却没有其守时的习惯
他只是来去不定
时高时低

我们都是欲的海洋上精力充沛的冲浪人
我们不喜欢平静的大海
因为其吞没了我们的激情
我们喜欢潮水的汹涌
因为其彰显着力量

那还是年轻的大多数
我已无法想象自己曾经也是其中一员
时间和思考让我离其越来越远
或许我可以选择老当益壮的观念再次起航
但是我依然看见其后贫瘠的意义
我不愿将生活琐碎与寻找的意义相联系
我仍然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我把自己分成许多块
让每一块都贴上不同的标签
我能清醒看到他们孰强孰弱
谁在主导着整个身体
或者说影响
欲占了一块海绵
我知道他在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
但是对他的存在和控制花费了我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因为他跟外界的浪潮有着密切的联系

每一次潮来
他都迅速膨胀
或者说吸收
在整个身体系统中占据较大比重
与本能的结合使其如虎添翼
想象作为催化剂助长了欲的权势
总有那么一瞬间
欲主导了整个身体
把我推向一个没有支持基础虚无的顶端
本能喜欢这样的感受
因为其需求得到了满足
想象也多了一次次巅峰体验

理智总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独行侠
即使其他许多理智的个体明白联合的重要性
但也仍保持着独来独往的印象
总有那些脱离了琐碎生活和需要晋升生活水平的理智联合在一起
形影不离
这也就仅是他们能达到的最紧密状态
同样
理智在我的身体里也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每一次潮来
他都能隐约感觉到
并在欲主导身体时
勇敢地站出来
揭穿其华而不实的假面具
告诫身体的其他部分保持清醒
并在他们脆弱时安慰和强化他们
一次次
不厌其烦
但理智从来不以掌控身体为自豪
他知道身体需要轮番的革命
以保持其先进性
这样的身体才是健康的
他知道欲是一个有勇无谋的粗汉
或者说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调皮蛋
需要引导
一步步将身体的真实体验提高
理智深知自己责任的重大







我沿着河
追着你已开往远方的船

天气晴
我为你写了一首诗

你站在船头
手遮着太阳眺望远方

你写了一封信
描述了我看见的美好







羞抱着双臂站在道德的城墙下
可怜又可爱地看着我
我无奈地走过去摸摸他的头
冲他微笑
他放开双臂
娇羞地低下头去
这时我才发现他站在用传统铺就的平台上
贫穷地赤裸着







是意志为利益寻找的高贵的标志
就像奸邪以利益作为博弈的准则

我们慢慢翻开历史
没有哪一个人物不要为自己贴上一个高贵的标签

流氓之所以为流氓
不过是在他的正义远去时
又用正义去填充

我们相信
正义是我们拥护的

只是没有发现
正义旗帜背后
或许躺着权利的贪食蛇
他静静地躺着
就像不曾存在过

当他们进入我们的眼帘时
就是他们即将消亡之时
因为他们已经暴露
要么是其他同类的压力
要么是他没有将旗帜插稳就急着躺下了

我们看见没有正义感的贪食蛇暴尸街头
却没有能力看见了另一条贪食蛇稳稳地缠着正义之旗
与我们摇旗呐喊
就像他是我们的一员一样

我知道
当我们的热情消褪时
就是那只贪食蛇彻底垄断正义之时

因为我们太过盲目
在争取时
不知道争取什么
又在胜利时
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
最后在被统治时
还想着
自己曾参与建造了这座正义的宫殿
最终
我们死在正义那幸福的怀抱里
带着微笑
进入天堂

我们的儿孙将带着怎样自豪的姿态为作古的你我跪拜
就像现在的我们为举旗的正义代言人跪拜一样

我在正义里睡去
梦见自己和羊群为伴
我们建立一个人人平等享有青草的世界
把狼赶进深山
然后享受青草和女人
就像她们是我们的战利品一样
举着正义的旗帜把强壮的羊集中
因为我们要建立一个正义的世界
来保卫我们的青草和女人

我在正义中醒来
因为身旁的女人要求平等的享受我的身体

我踏着草坪
想着羊国的正义 正义
是意志为利益寻找的高贵的标志
就像奸邪以利益作为博弈的准则

我们慢慢翻开历史
没有哪一个人物不要为自己贴上一个高贵的标签

流氓之所以为流氓
不过是在他的正义远去时
又用正义去填充

我们相信
正义是我们拥护的

只是没有发现
正义旗帜背后
或许躺着权利的贪食蛇
他静静地躺着
就像不曾存在过

当他们进入我们的眼帘时
就是他们即将消亡之时
因为他们已经暴露
要么是其他同类的压力
要么是他没有将旗帜插稳就急着躺下了

我们看见没有正义感的贪食蛇暴尸街头
却没有能力看见了另一条贪食蛇稳稳地缠着正义之旗
与我们摇旗呐喊
就像他是我们的一员一样

我知道
当我们的热情消褪时
就是那只贪食蛇彻底垄断正义之时

因为我们太过盲目
在争取时
不知道争取什么
又在胜利时
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
最后在被统治时
还想着
自己曾参与建造了这座正义的宫殿
最终
我们死在正义那幸福的怀抱里
带着微笑
进入天堂

我们的儿孙将带着怎样自豪的姿态为作古的你我跪拜
就像现在的我们为举旗的正义代言人跪拜一样

我在正义里睡去
梦见自己和羊群为伴
我们建立一个人人平等享有青草的世界
把狼赶进深山
然后享受青草和女人
就像她们是我们的战利品一样
举着正义的旗帜把强壮的羊集中
因为我们要建立一个正义的世界
来保卫我们的青草和女人

我在正义中醒来
因为身旁的女人要求平等的享受我的身体

我踏着草坪
想着羊国的正义




美德是一道道枷锁
他的自尊被人撞落到地上
我俯下身拾起
他感动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狠狠地将他的自尊再次摔碎在地上
告诉他从此再也没人能对他的自尊造成伤害
也不会失去
没有的东西何谈失去
他疑惑地看着我
眼睛满是愤怒

他掏出道德的瓦片想要反抗
可又迟迟不下手
怕自己的行为让道德也破碎
我笑着看着他的眼睛
伸出手要他交出来
他疑惑地想给又怕刚刚一幕发生
我盯着他的眼睛直至他屈服
我将其碾磨成粉
加入他日常饮食
让其成为他骨骼的一部分
告诉他再也没有人能夺走他对人间的爱







我想驾着马车带你游遍世界
在美丽如画的风景里住下
亲手摘下山珍
再变成美味
服伺您吃下

我想种一片麦子
陪你看麦浪
我想种一亩水稻
让你享受劳动果实

我想在家门口铺一条跑道
看你每天运动
让它通向山头
为你建一座城堡
陪你看日出日落

我愿将我的一切奉上
只要你余生幸福







我摇着尾巴
站在上帝的家门口
抬头望着坐在席上的主人

他看了我一眼
我更加使劲地摇晃自己的尾巴了
上帝也看了我一眼
低着头继续进食

主人怕是没有看见我
我使劲叫了几声
想引起主人的注意
可是他却抡起了平时的大棒
在宴请宾客的日子

我使劲地奔跑
避免与主人的冲突
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藏好
饥饿赶走了我对夜的恐惧

我回到上帝家
上帝收留了我
可是他在这次宴请中几乎用光了所有积蓄
贫穷的他即使和我平分他的食物
也满足不了我的日常饮食
我感激着他的付出
却又找不到回馈的办法
甚至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我站在上帝面前
看着他 向他告别
他的明白了一切

指着远方一片茂密的丛林
转身







借着夜和小雨
将自己隐藏在人流里
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
感觉一切都是安全的

正午
我流浪到城市的边缘
以为那里可以找到心灵的归宿
看着周围寥寥无几的人烟
感到一丝丝落寞

我想去掉身上一切文明的痕迹
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生活
寻找原始的足迹
却蜷缩在城市底层的角落
吸食着文明过活

累慢慢缠绕着生命之树
我渐渐喘不过气来
停下来
想要就着滕蔓找到根源

可是久不打理
我已无法找到其成长痕迹
就像它一直都在那里
如此强壮

挥刀将自己砍伤
让血液去滋养它
渐渐我看见它露出了马脚
忍着疼痛
我再次挥刀

累静静躺在脚下
根部流着我的血
和我身上的血交融在一起
慢慢汇聚
又慢慢探索方向
最终干涸在低洼处
留下一片绚烂的图景